三年Z组银八老师

三年Z组银八老师
-----------圣诞特别讲习
问:明治时期担任过陆军大臣与首相,并为山县有朋得意门生的历史人物是?
志村新八的答案:桂小太郎 桂太郎
银八老师的评语:虽然差点答错,但好在及时改正了过来。

长谷川泰三的答案:桂小太郎。
银八老师的评语:你喜欢银魂老师很高兴,但是如果这样答题的话会让你的家长很困扰,并来找编辑和作者的麻烦的。

桂小太郎的答案:桂小太郎。
银八老师的评语:这有个搞错自己原型的笨蛋啊!

特别讲习:
圣诞的银魂高校,并没有太多过节的气氛,学生们放弃堆到一半的阿姆斯特朗回转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逐渐聚集到操场上排队。大叔样的扑克脸教头背着双手在校长的窗前看着这片熙熙攘攘的景象,嘴里不停嘟囔着“老子曾经也青春过啊” “为了这个该死的学校和该死的笨蛋哈塔校长老子到底老了多少岁啊”之类的话。不过有点出乎他意料的是,哈塔校长并没有跳过来揪着他衣领骂混蛋你忘记是谁付你工钱了你个老不死的东西云云,而是在被炉那边窸窸窣窣不知道倒腾什么东西。教头忍住吐槽为什么校长室里会有被炉和榻榻米的冲动,问道:“校长你在那边研究什么?”
“嗯……昨天在宠物市场买的帝企鹅,我看它们很不舒服的样子,于是把它们贴在被炉上暖和暖和……”
“不对吧?!企鹅什么的不应该现在就扔到外面让它们享受家乡的环境吗?!”
“没事的,只要有着一颗爱心,无论它们到哪里都能感受寒冷的南极。Love&Peace!”
“它们感受到的只有冰冷的人心吧?!赶紧放开它们你个笨蛋!”教头抢过已经奄奄一息的企鹅,打开窗户扔了出去放生——至于这里是六楼之类的小事估计在银魂高校里没人会在意的。
“说来今天是圣诞了吧,按照那个传统应该是各个班级长跑比赛了吧。”教头这么说着,视线又转向了操场上列队的学生。
“为什么要做这种麻烦的事情啊,跑步什么的用Wii就可以了啦。”
“快把游戏机收起来!你到底有没有身为校长的自觉啊?而且为什么校长室里会有被炉和游戏机?!”
“你很烦哎,是不是戴眼镜的家伙都喜欢吐槽啊?我只是想把Wii sports再提高下记录而已……”哈塔校长怨念的收拾起刚拿出来的游戏机,想着塞到哪个角落里比较安全不会被登势理事长发现。
“那个记录的话,已经被我全部刷新并写上我教头的专属Kira❤的符号了。”
“什么?刚才那个不准我玩游戏的混蛋是谁啊?快点和我一决胜负!”
“现在不是玩这种小屁孩游戏的时候,快点和我去巡查跑步的准备情况校长。”
“哪个小屁孩很HIGH的背着我玩我的Wii啊?快把我的纯情还给啊!”
“这里不该用纯情这个词吧?再说你的纯情就和你头上的触角一样只有一丝吧?!快点给我去工作啦!”教头不顾哈塔校长的嚎叫,把Wii的线随手扯断后拖着哈塔校长下楼前往操场。楼道里不时遇到急急匆匆擦身而过的学生,他们手里都拿着绊马索图钉铁丝网这类的东西。虽然都挂着“比赛用具”的牌子,但怎么看都觉得很可疑。
“这个长跑比赛是惯例了吧?”哈塔校长避开遗落在地的强力胶水,忧心忡忡地望向似乎已经火药味十足的操场。
“照道理来说的确是这样,不过本书的设定也就是从高中三年级开始,所以之前完全没有先例可以参考啊。”
“真是胡来的家伙啊,这样的剧本没问题吗?更何况还是同人什么的,节假日加班三倍的工资啊混蛋!”哈塔校长朝着天边不知所谓地挥了挥拳头,还是无奈的拿起了扩音器,穿过拥挤的学生。走到了讲台前:
“安静,同学们,今天是——我让你们安静听见没有——今天是我银魂高校——快点安静下来听我说你们这群家伙——是我银魂高校一年一度的长跑——oh fuxk你们这群混蛋!!”哈塔校长咆哮着把音量开到最大,狠狠地甩了下,刺耳的啸叫声终于让全体学生痛苦的捂住了双耳闭上了嘴。
“好现在点名!嗯……A组的全体准备了帅气的海军制服,但是能不能拜托你们把那门舰炮给博物馆还回去?啥不能?敢闹出事情来就用你们腰间的佩刀切腹吧混蛋。B组的学生全都是忍者的样子,但是花花绿绿的忍服你们有常识吗?!什么火【哔-】忍者的也是这样的,那么你们全都给我埋进木叶村的垃圾填埋场吧混蛋。C组能不能别伤害我的眼睛?谁要看你们一群男人在大冬天穿着兜裆布演相扑啊?……你们都要学学Z组的学生,多么朴实无华,不搞这些花里胡巧的玩意直接不出现——喂!Z组的学生呢?!班主任是谁?银八你个无良教师又跑哪里偷懒去了!”
“哦……这里……”有气无力的回答从后面懒洋洋的传了过来,顶一头白色的乱发,脏兮兮的白色外套,叼着烟毫无干劲的阪田银八老师,啪嗒啪嗒踩着廉价脱鞋晃悠悠走到前面,“请问有啥事情么?恕我比较忙,这周的JUMP还没有看完……”
“看你个大头鬼啊!为什么又是你们Z组的学生拖后腿啊?你们班的学生的队列呢?!”
“你看这不是排着么。”银八挠了挠头发,吐了口烟圈。
“哪儿啊?”哈塔校长环顾四周,似乎还有不少学生在学校里做着自己的事情,例如很像在打工的样子散发着传单,或者偷偷摸摸抱在电线杆上跟踪同班女生。总之——“完全没有在排队啊阪田君!”
“的确有……”银八随手把烟蒂仍在地上踩灭,“这是我们班最新的队形啊,你看这凌乱但中心永远在变动的带感,所有人都做着布朗运动赞颂着生命的可贵,这就是名为放养的终极学院队列啊。”
“放养队列啊,真是个好名字——才怪哩!你以为你班上学生是家禽吗?!而且能不能请你重新回去学习下国文啊?!快点让你班上的学生集合起来,5分钟内看不到正儿八经的队列你就等着这个月奖金报销吧!”
“嘁,又得加收班费补贴被克扣的工资了吗……”
“我听到了哦?听到了哦?你个无良教师我一定要惩戒你除非你分我一半班费……”啪,哈塔校长的后脑被一直站在身后的教头狠狠地打了下,“反正快去!”
“知道了啦婴儿肥校长”
“快把那个称呼给我吃回去混蛋!为什么我周围就没一个好好尊重人的家伙?”
等到Z组的学生终于歪歪扭扭站成一排,哈塔校长重新拿起扩音器:“很好,今年的圣诞长跑依然按时开始,听好了,为了增加跑步的教育意义与热身程度,与往年不一样的是本届跑步最后一名的班级要承担明年一年的校园打扫!”无视底下学生一片“哎~~~真的 要这样吗”的异议声,哈塔校长继续说到:“所有班级一起绕学校一周,以本班第一个通过和最后一个的时间差作为标准,体育老师松平会替你们所有人计时的!”哈塔校长对着一旁的松平老师点点头,于是带着墨镜梳着背头,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是不是今天也要骑着哈雷机车去单挑那头老山龙?”这样感觉的热血教师松平上前一步,举起信号枪,“现在,准备!开始!”中气十足的发令声甚至盖过了击发的枪响。一个大大的“少年JUMP”图标从枪口喷上天空。
“所以在同人里也要替JUMP做广告是想怎样啦……”

志村新八感到很忧郁。
上午被迫吃了阿妙特制早餐,下午明明有寺门通小姐的新专辑《你最爱隔壁大叔的XXX》的首发会却不能去得留在学校跑步,输掉的话还得打扫一年的校园,况且……新八看了看周围已经是绝体绝命大危机但丝毫没有自觉依然我行我素的Z组学生不禁重重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也只能依靠他了吧。新八看向正从鞋底划火柴点烟的银八老师。
“银八老师……”
“我拒绝,太麻烦了。”
“我什么都没说吧?!为什么你听都不听就拒绝啊?这么老的梗在这里也要演吗?”新八吼道。
“肯定是‘请帮我催催这帮懒鬼’这样的无理要求吧?不行的不行的,在这里我的设定就是完全颓废教师啊,和G【哔—】O里的鬼【哔—】英吉完全不是一个戏路你就给我死心吧吐槽君。”
“不要叫我吐槽君!凭什么我在这里也要吐槽啊!我也想要抖包袱被吐槽啊!”新八痛苦地把头扭向一边碎碎念着。“可是这样真的不要紧吗,我们Z组肯定会罚去打扫校园的。”
“没问题的,反正是你们打扫不是我。”
“请自觉一点!要是我们被罚了你也一定会被要求加班看住我们的!”
“嘁,我现在就找校长申请换班级当班主任去。”
“没可能啦那种事。”
“哎真没办法……”银八终于有点干劲似地伸了伸懒腰。拍拍手示意Z组的学生过来。不可思议的是这个懒散教师在Z组很有号召力。不一会Z组的学生都聚集到操场的一角围成了一个圈,等着中心的银八老师发话。
“呐,我想你们都知道了,这回笨蛋校长可是要玩真的,虽然不知道是谁的馊主意要罚一年份的扫除,但总要想办法避免,不然害得我加班可一定要你们给那个触手头校长刷一个月马桶。”银八老师掐灭了烟头,“所以我们来进行一次作战会议,新八君,你先发言。”
“哎哎,我吗,”新八有点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扶着后脑勺说,“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马上行动起来,跑得比较快的人带动跑得慢的人,大家一起努力发挥团队精神……我说你们在听嘛!” 没有啊~这样很快回答道,还伴随着打哈欠打手机这样的杂音。正当新八窘迫得涨红脸时,新八的姐姐志村妙帮他解了围,“好了好了,新八的建议还是不错的,可是并不适合现在的情况哦。”阿妙摸着新八的头让他坐下,“现在我们只有尽力行动才能取得胜利。” 哎~那要尽怎样的力呢~ 周围这样应和着。“那当然是——”阿妙微笑着,把手伸向背后,“是——狠狠斩开那些敢挡老娘路的白痴!”嗖的一下,阿妙把一柄长枪插入地下,这边的水泥地面应声而裂。
“喂!姐姐您不能在学校里随便砍人!不说这个那把长枪你是怎么带进来的啊!学校里有这样的设定吗?!”刚才还在被姐姐的解围而感动得眼泪直流的新八马上开始吐槽。
“不,我非常赞成阿妙小姐说的。”一只眼睛带着眼罩的九兵卫这时站了起来,“敢挡在阿妙同学面前惹她不开心的,斩。”
“不行啊少主,如果那些下贱之人的血蘸到您高贵的腿上,这要让我们当跟班的有何掩面去见家主!不过您穿上这件圣诞特别短裙套装的话一定就没问题的,如果有血溅到绝对领域上东城我一定会替您擦拭干净的哦呜噗……”跟班东城还没把手里的衣服拿到九兵卫面前就被狠狠地踢出去数米开外。全体嘈杂了一阵,带着墨镜浑身一股穷酸劲的长谷川泰三举手说道:“虽然阿妙同学和九兵卫的同学的建议看上去很有效果,但是我觉得这样还是太暴力了,我建议我们一起把报纸中的招工广告放大复印,然后拿到那些在跑步的家伙中间引诱他们去打工让他们耽误比赛!”
“这种办法会上当只有你吧?!你的人生只有打工了吗?!”银八老师把拖鞋砸到长谷川脸上,“下一个!”
“老师,说到引诱,不如由我们出马用最传统最有效的方式吧。”唯一的片假名名字的猫耳女性凯瑟琳拉着皮肤黝黑丝毫不知道苗条怎么写的火腿子同学站了起来,“只要我们在终点线前脱下一半的衣服,那些其他的班的男人们肯定……”说着,她们俩把手伸向胸口的纽扣,可还没碰到,就被周围的人套上黑色麻袋按在地上一阵猛踩。什么啊你们这么做只会让其他班的人发了疯一般冲过终点线只为早点踩扁你们吧要对自己的容貌有点自觉啊混蛋!大家这么骂着。
“哦~我说一句可以吗~”风纪委员冲田插话进来,“说到终点线,我也有个好主意,我们把土方切成两半放在终点线前面再树个牌子,‘过线下场如此’如何?嗯~这个主意太好了说干就干吧。”说罢冲田就拔刀砍向土方。
“为什么要被砍成两半的是我啊!能不能请你变成两半躺在那里!”同为风纪委员却势同水火的土方十四郎也拔刀挡下了一击。两人就这样隔着刀锋互相瞪视着,同时交换“白痴土方快去和蛋黄酱公主在彼岸长相厮守啦”“笨蛋冲田你怎么还不因为肚子里的黑水便秘而死啊!”这样的咒骂,直到银八拿起便宜货脱鞋在他们脑后一人揍了一下再没收了刀具。
“快闭嘴你们两个笨蛋,不准拿出只能在本篇里出现的危险道具。还有谁想提建议?”
“老师我有个主意阿鲁!”挽着两个发髻,带着小圆眼睛的中国留学少女神乐坐在定春背上用力跳起来,“定春跑得比谁都快,让定春载着大家一起冲过终点线不就行了阿鲁”
“虽然这个这个建议已经正常得让老师泪流满面了,但否决,定春带不了我们这么人,分几次带就完全没意义了。况且赢要也要赢得有节操啦,不准用动物当道具。”
“那就让定春咬破其他班所有人的脑袋好了阿鲁。”
“要被咬破脑袋的是你才对吧?!都说了不准用动物当道具啦更不准当凶器!就没更好的办法了吗!”场下七嘴八舌的声音更大了,“让他们在终点线前和我用羽毛球决胜负!”“和我家伊丽莎白比赛写看板!”“银八老师请也用脱鞋狠狠地打我吧”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吵吵闹闹的久未平息。
“我说怎么这么吵呢,原来是Z组的家伙们在这里啊。”声响引来了隔壁班的服部老师,他挠着饱受痔疮困扰的屁股走了过来,“我说你们其它班都快跑完了你们在这里磨叽什么呢?”
“没看见我们正在开作战会议吗?开好这个会我们肯定拿到第一啦”银八老师回应,继续试图在乱七八糟的意见里找个还能勉强用的出来。
“哎?真没想到我随口向校长说输掉的班级要罚打扫校园的提议会让Z组这么有干劲啊,不过真可惜似乎明年的份大概要归你们班了。”
“什么?是你提出这他妈的该死的要求的?”银八揪住了服部的衣领用力摇晃着。
“不,银八老师,我觉得刚才他后面那句更重要……”新八指向那边的终点线,C组最后一个落后的同学刚刚跑过终点线,而Z组,全体还缩在操场的一角。
“……”沉默突然笼罩了这里,除了服部老师时不时挠屁股的声响。渐渐的,诸如“我的自由看JUMP时间……” “我放学后的打工时间……” “寺门通小姐的见面会时间……”这类的声音响了起来,让服部老师感受到了十足的危险气息。
“呃……不介意的话请我先离开……”服部老师试图挣脱开银八老师的钳制,却直接被银八一个背摔扔在了地上,周围Z组的学生这时也一拥而上,拳头、脚、球门框各种东西往服部老师身上招呼了过去。“都因为你这个混蛋害得我们被剥夺了宝贵的时间啊!”“你个痔疮男就这么看我们不顺眼吗!”“咦为什么操场上会有撑杆跳的跳杆,你们可不能用这个跳杆做奇怪的事情哦” “服部老师你痔疮那么痛苦吗居然要用跳杆塞入止痛吗?要我们帮你吗?”然后屁股上插着撑杆跳跳杆的服部老师被打飞,径直从刚走到这边的哈塔校长头上飞了过去,跳杆还顺便抽到了哈塔校长。
“啊痛痛痛,流血了混蛋……似乎不是我的血,顺便刚才飞过去的破抹布是啥啊?算了不管了。”哈塔校长转向了这边,“我说Z组的兔崽子们,你们这次还真是出乎意料直接放弃抵抗啊。”无视这边未消的余怒,哈塔校长继续冷笑着说道,“总之这事也怨不得我了,全校都看着你们放弃比赛在这里过家家了啊,来吧银八老师,作为代表在这明年份的打扰责任书上签字吧。
“真要签啊,就不能让学生们自己解决吗?”
“不行,快点负担起班主任的责任。”
“所以说他们自己的错自己要改正。”
“所以说你到底有没有身为教育工作者的自觉啊?快点给我签啦。”
“嘁……没办法了。”银八老师身后响起一片哀号声,他摸摸口袋,“啊没带笔,哦这里有。”银八突然上前用力揪下了哈塔校长头上的触角。
“痛死了!混蛋为什么又揪我的触角啊!这个才刚长出来没多久啊!”哈塔捂住伤口骂,银八老师则毫无表情的用触角末端蘸了蘸地上的血,在文件上签了字。
“好了,喏给你。”
“喏你个鬼!为什么要用我的触角做笔啊?”
“新鲜的写起来比较顺畅啊。还给你拿去用吧。”
“断掉的触角给我还有毛用!快把文件给我啦。明年一定让你们打扫双倍混蛋。”哈塔校长一把抢过文件,“Z组解散!快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听到没有快走了啦你们这群爱哭鬼。”银八催促着Z组垂头丧气的学生们离开了操场。校园重新渐渐归于平静。直到过了很久,哈塔校长头上不那么疼了,才看清刚才文件上血红血红的签名。
“银八你个他妈个混蛋签名签个坂田银时是想怎样啊!”
就这样,喧闹的银魂高校一日就这样过去了。大家互道着圣诞快乐,进入了梦乡——某些人除外。
-----The 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